◣Cause everything you heard is true⊿

【光凡】自私

◈ 一个中二少年如何作死自己

◈ 来呀!来互相伤害啊!




00


Il n'ya qu'un héroïsme au monde :c'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il est et de l'aimer.  —— Romain Rolland


那时你还年轻,不,是比现在还年轻还年轻一点的时候。

你皱眉露出别样的锋芒,说:

“生活的真相是无意义且不具备目的,是人赋予它意义。”


大多数人经历过艰难,几乎所有人都体验过受苦,所有人都感受过低价值,无论你我是否承认。


你是不是也认为放弃它才是英雄,既然无法扭转改变生活。


所以匆匆就在人生的路口拐弯,留下了所有人。


独自成为了“英雄”。



……


“你就是个傻逼!”



01


“我们分手吧。”


他呢,说这句话的时候云淡风轻显得如拉家常般敷衍。

你呢,只有一个成语可以解说自己的心境,惊涛骇浪。


这个不好也不坏的天气,你直视他的双眼,黑的清澈明亮。不知你何来的心思突然想到如果在雨后阳光正好,瑞利散射作用下他的眼睛是十分温暖的浅褐色。


他的眉毛洋溢着某种不知名的尖锐,意气风发,正当少年时,是吧?


你很仔细的用自己的眼睛描绘着他脸颊到下颚的弧度,每一处皮肤以及不再触手可及的双唇。


他依然是他,诚实又别扭,不过不再属于你。


罢了。



“好。”


秒针划过一切成了定局,在2016年4月23日中午12点39分37秒。


就在这个你认为不好也不坏的天气,吃完一顿平常的午饭。


你的他说了句仿佛是玩笑般的话。


从此,他变成了他,而你望着左手抓住了空气。


落荒而逃,逃开这个窒息的空间。



……


第四个小时。

夏之光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一路与不同的人插肩而过。


庞大的世界里,夏之光只是万千人群之中那么一颗微不足道的飞舞的尘埃。


“人最可悲,明知会死亡,但又无法阻止。”轻笑出声。



【不是这样的。】


第八个小时。

练舞房里激烈的音乐,舞动的年轻肉体挥洒着汗水,热闹高昂的交谈声声洋溢着一股温暖。

郭子凡将毛巾盖在脸上平缓因运动而加速的心跳。

这里是他曾经工作的地方,夏之光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每一个角落都是他的气息和残留的痕迹,如影相随甚至无法逃离。

郭子凡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无视朋友们调侃说:“我们分手了。”


仿佛一盆冷水迎头浇下,以郭子凡为中心范围散开的寂静。


音乐依旧,但人们内心却百转千回。


第九个小时。

夏之光关掉微信隔绝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信息,将手机设成静音翻转盖在桌上任其偶尔闪烁来电的光。


将自己置于热闹人群之中为什么却感到如此压抑。




“那我们就不要再当兄弟了!”

少年一把推开夏之光,先挥舞的拳头不再留有情面,怒火中烧的两人如同困兽互相撕咬要致对方于死地。

兄弟,决裂,反目,陌路。




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么多张桌之中夏之光一个人占着一张桌子显得十分打眼的孤单,安静。

热情的老板不由就靠了过去“小兄弟!我看你不是很开心啊?”

夏之光并没有说话而是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杯就当我请你啊!年轻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啊!”老板豪爽地拍了一杯啤酒在桌上,并顺手拍拍夏之光的肩转头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夏之光看着因为用力放下而溅出的液体顺着杯子流淌到桌上。


他轻声道:“没有过不去啊,老板。”


只是胸腔,穿风了。


【不是的。】



第十五个小时。

(你说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

郭子凡在客厅来回踱步发狠地拨打着夏之光的电话。


“你他妈的怎么那么混蛋!”


【他还是个傻逼。】



第十八个小时。

郭子凡放下发烫的手机,走进厨房打开灯才发现自己在一片黑暗中过了那么久,突然觉得光线刺眼的令眼睛作痛。

强压下不好的思绪打开水龙头让水声哗啦啦的充斥这个狭窄的空间,低头蹂躏着米粒使水变得混沌。


习惯性拿出成对的碗筷。


郭子凡意识到,太安静了。





第二十个小时。

呼出电话无人接听。



第二十一个小时。

呼出电话无人接听。


……


第二十六个小时。

郭子凡夹着电话说着什么,抓着外套往外冲,伴随着关门的响声室内回归一片寂静。


嘀嗒——


洗手盆里成对的碗筷潜入水底。



“你觉得跳舞有什么出路?”

“你才多少岁不好好读书出来找工作,整天干乱七八糟的事情。”

……

“他也不是很厉害啦不就有张脸嘛!”

“我觉得不错啦长得好看不就可以了?”

“我也不错啊你………”

“你们听说了吗?他第一轮过了!”

“我看是走后门了吧?”

“哈哈哈哈哈”

……


各种希冀期待的目光言语,明里暗地的闲言碎语。

嘴脸在夏之光的眼睛里开始扭曲变形,锥心刺骨的冷。


手触上倒映出他模样的湖面,被扰乱而泛起涟漪,他的模样也变得扭曲。


流泪且神情倔强的母亲,眉头紧锁严肃的父亲,茶几上凌乱摊放的离婚协议书。

还有,沉默的夏之光。




“我们分手吧。”

“好。”




02


蹑手蹑脚靠近,张开双手圈住他的腰身,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你眉眼低垂的样子似乎慎重也似乎温和。

你说:“郭子凡说的就是上帝说的。”

他只是一巴掌拍向你的额头将你驱逐了出去。



我不是诗人,说不出更好的话。

只知道遇见你之后,我遇见了自己。



不记得已经和夏之光度过几个春夏秋冬,郭子凡也不会记得什么百天纪念日什么周年纪念日什么情人节。并不是不记而是带着小心思想看多几次那难得又屈指可数的来自夏之光神神秘秘几天策划下笨拙的惊喜。


夏之光想起和郭子凡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面,真的一点都不浪漫。

因为郭子凡上来就给了他一拳。


第二次真正意义上见面,也不美好。

那时候郭子凡暗恋着他那个腿长,洋气,会弹琴的学长。

刚好在学长失恋的那晚,自己领着那学长早上的男友现在的前男友在路边烧烤摊和他们狭路相逢。


第三次真正意义上见面,非常尴尬。

郭子凡身上是不是带着失恋人群雷达,反正在第三次好歹是说上话了。


其实夏之光知道郭子凡并不爱他,可能只是喜欢大概也不多,那时夏之光也管不了未来或者以后他只知道那个时候他喜欢郭子凡,他爱郭子凡。



誓言和憧憬都是如此脆弱不堪,美好和永远也将不复存在。


夏之光带着支离破碎的一切沉入水底。




03


你必须明白,装睡的人你叫不醒。躲藏的人你找不到。


夏之光失踪了。


她知道,他们分手了,然后你不见了。


周围的人以为他能和之前一样能撑过来,包括她也这样认为的。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夏之光吗?”


她仿佛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并且紧紧的攥着不放手,指尖微颤。


“我从来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不敢相信,我以为同事在跟我开玩笑?”



……


“我们前天还在一个舞房吃饭!就在这里!”


“我不敢相信!”




……


“他可是我曾经很喜欢的一个人。”


“我还想起以前你们还帮我一起追他。”




……


“□□□”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她不要面对不敢相信。

以窒息的力度拥抱自己,虽然止不住颤抖,隐忍着声响怕惊扰了灯光。


“他下午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以为是发泄。”


“我还说他是傻逼。”


【他就是个傻逼。】


“自私鬼!”

“王八蛋!”

“垃圾!”

她十分愤怒又难过,开始一个一个骂词从嘴中吐了出来,用尽力气那般破口大骂着你。


“夏之光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大傻逼!”


最终还是崩溃地哭喊出来,泪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将荧屏浸湿了。


夏之光,他们说太可惜了。


太可惜了。




04


夏之光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摩挲,呆滞地盯着湖面又看了下手机缓缓拨出了一个又一个号码。


“他没了”

郭子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声音的,晦涩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电话那头传来激动的声响询问郭子凡到底怎么了。


“死了。”

他蹲在冰冷的走廊将脸埋进膝间,头顶的灯因为常年没有维修一闪一闪得渗人。



【五个字,你把他的一生画了一个句号。】



“夏之光,我冷。”郭子凡在门的这边低声呢喃。


能够回应他的人躺在门的另一边,没有回应。


郭子凡觉得这一切脱轨都源于自己,如果当时不说分手如果接了夏之光的电话,如果…… 



夏之光被刺骨的湖水激得打了一个冷战,这个浑浊不堪什么都看不清的地方大概是最适合埋葬他漆黑没有一丝活力的心脏吧。


水漫过他的鼻梁,夏之光睁开迷蒙的眼睛发现今天没有阳光,最后瞌上眼湖水没顶。它穿过肺部燃起一片火辣的痛感,氧气散尽只剩下剧烈的疼痛和窒息。


夏之光微张眼发现在湖中可以看清外面的一起,但是他真累了,真的很累了。


鼻息呼出最后的水泡在浮上湖面的时候破掉了。




子凡,四月的湖水真的很冷。

其实,我只是想说,我从没有停止一刻爱你。



14分23秒,他融入水中成为了水,沉睡停止在此刻。




3937/eyes


郭子凡永远无法预料到这个人莫名的行为和语言,难道这个人还想在那么美好的午后来一次热血的斗殴吗,这种那么好看的脸还真下不了手。


你发什么神经?郭子凡皱起眉头。


当被推倒在地板还没反应过来,仰望着上方气喘吁吁的人,音响的曲子还没播完。那人背心贴在白皙皮肤上面,逆光导致裸露出来的身体像会发光似的,夏之光勾着嘴角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开心呢。


“和我一起。”他开口了。


这不是午间休闲运动的时候应该发生的事情,突袭一样的单方面压制到肢体纠缠,弥漫在鼻息间的来自另一个人的味道。郭子凡后脑勺还带着磕到地面的晕眩,双手被暴力地抑制住,穿过皮肤肌肉的痛觉让郭子凡低声咒骂了几句。


“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夏之光的笑容更加渗人了。

我拒绝!郭子凡猛地起身来了一发脑门撞击使身上的禁锢松开了。看着夏之光捂着额头压在自己身上郭子凡只感觉无名无缘由的无力感。


所以当夏之光掐着他的下颚,嘴唇贴上来的时候。


郭子凡眼睛里溢满惊恐,他疯了。夏之光疯了。

夏之光微眯的眼与郭子凡来了场无声硝烟的对峙,撬开他的牙关舌头长驱直入,妄想将他从里到外都沾染上自己味道。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个世界。”夏之光笑的腻人,手指捏着调羹搅拌咖啡。


滑落的生理盐水,疑惑不安的眼睛。


混夹着纯黑和纯白,单纯又污浊的世界。




0000/homies


这个在阳光下被乌云包裹的男人是你相识最久的兄弟,最默契的舞伴,最尊敬的老师。


男人与你最后断开丝缕纽带只是手机里的两个未接电话,男人在课上大肆夸张地说你如此的优秀可能明天后天大后天带着雨过天晴的笑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这个舞室。


但男人现在想,没有明天也没有后天大后天,你永远停留在这天。


男人想起你扬着大公司第一次海选通过的通知书穿过人群用尽全力的拥抱,想起你每次费尽心思策划和郭子凡相恋纪念日的模样当时只顾着戏弄你的少女心和幻想,想起了好多好多你。


男人拿着那支白玫瑰放到你胸前,落下了一滴泪珠。


Goodbye,homies. 


可是为啥什么却用着一副舍不得又万分痛苦的表情呢?




0430/少女


天气非常好,无论是蔚蓝万里无云的天空亦或者灿烂刺眼的太阳光线,但你知道的她心情并不好算得上糟糕。

人们挤满在这个狭隘空间互相嘘寒问暖,强颜欢笑。


你的他在这个平凡且特殊的日子,罕见的没有穿挚爱的黑。

白色的衬衫没有皱褶看出来是有细心打理一番才穿上的,可能是码数过大于是他将袖子挽到手臂,白色的西装裤,白色的皮鞋,利落而庄重。


他并没有和任何人搭话,孤身离你远远得站在人群中而又似不在人群。

仪式开始后那个在此时最有说话权的人将他推了出来,他终于接近了你,少女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你,然后泪水模糊了视线。


“自私鬼,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来得太晚,对不起我先毁了我们的誓约,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少女紧紧捂住嘴不让哭声传出,踏出了一步接着一步来他的背后。


顿住,她闻到了你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那股清新带着少许甜的味道,少女猛地抓住他的手臂迫使他面对着自己。




他哭了,眼眶不停得溢出泪水,无声无息的缓缓地流。




少女将他的脸死死埋在自己肩膀,她仰着脸对着天空说:“郭子凡,你不许哭,你不可以哭。”


无视他弯着腰的垂死挣扎,少女只是继续说:“他不要你的眼泪所以你不可以哭不能哭不要在他面前哭。”


不知道维持这个姿势多久,少女终于听到郭子凡的回应。


“嗯。”




接近正午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少女将郭子凡那份也哭光,她心里想着你一定不希望他哭。

因为你说过,他哭的样子太惹人喜欢你从来不想惹他掉眼泪,所以你一定不希望很多人看见他哭的样子。

那少女觉得自己只能吃亏把他的份也哭了那么他就不能哭了。

虽然是很傻又很笨的方法但是这是她仅有能够为你做的事情不是吗?





人群散尽,少女垂下头感觉有人拍拍她的头,耳边传来一声


“Bye.”


迫使她转身,她不知道是光线太亮产生了海市蜃楼亦或者是你的一直都在静静观望所有人。


你转身与每个人擦肩而过,每一步都坚定干脆。


独自成为了“英雄”。



你在最后途经的风景是他将你哭成泪人的母亲仿佛是对待易碎的陶瓷娃娃一样拥入怀中,轻声对她喊了一声妈和一句对不起。

你闻言俯身凑近他耳边说:“看,花开了。”


一阵风刮过,是的,少女看见了,花真的开了。




xxxx/那年


郭子凡在门口低头踢石头,时不时看看手表。

一双手盖住他的眼睛,郭子凡抿嘴笑了抓住手的主人,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


是啊,后来的后来,郭子凡终于找了一个女朋友。


和夏之光没有一点相似,无论是性别外表还是性格。

女孩不会跳舞有时还会左脚绊右脚,也不会乐器因为五音不全而最讨厌唱歌。

她的性格像极了年少的郭子凡,冲动且倔强,争执时故作镇定其实心底虚得很,不温柔只会笨拙得拐着弯的示好,心情藏在心里表情永远看不透,异常的聪明又意外的傻缺。


少女实在被好奇心折磨的受不了跑去问郭子凡究竟他是找女朋友还是找女儿,因为真的太像以前的郭子凡了。却被郭子凡一下带跑了话题无疾而终。


直到有天少女偶然在路边看到两人牵手打闹的时候,女孩笑的时候那半侧脸皱起了猫纹。



“诶!你带我去哪里啊!”

“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是的,他没忘记你,只是生活还将继续罢了。


自私鬼,下辈子不要那么自私好不好?




END



* 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罗曼.罗兰

* 用九宫格打【eyes】是【3937】


评论(13)
热度(28)
© RightTriang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