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everything you heard is true⊿

【燃烧吧少年】欲盖弥彰

◈ 搭配BGM阅读更佳

◈ 光凡|嘉成兄弟¦粤澍¦蛋沐¦磊嘉

◈ BGM:Say U love Me - 南拳妈妈&铁竹堂 

                【文章插入BGM未响请手动点↑】

01


遇到对的人,是种缘分。—— 白·台词张口就来·知识储备量丰富·澍

 

夏之光初遇郭子凡的时候。

并不是在阳光正好的早晨,也不是雨过天晴的下午。

而是一日瓢泼大雨他插上耳机听着歌,站在屋檐下等肖战开车过来接他。

三个少年却在雨中举着书包挡着雨互相追赶,奔跑践踏起水花,雨珠零星的洒落在脸颊。

他被少年们的笑声吸引却不小心与其中一个视线的相交,那个少年并没有错开而是对着夏之光露出更灿烂的笑容,剑眉星目笑成八字小月牙。

少年的同伴呼唤着少年让他跟上部队,夏之光低下头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弧度。

他听见他的名字,子凡。

 

我不得不承认,男生还是该要有分寸。

追上同伴,少年眨了个眼。

 

我认识一个男孩,他天真活泼可爱。

在等待,有个人可以给他一身三千宠爱。

不需要很有钱,不需要很帅。

 

身为一个单身且无时无刻被虐的郭子凡。无视他的老父亲黏在他话很多的老母亲腰上揩油的咸猪手,拉着比他高半个头睡眼惺忪的弟弟径直出门,就算老母亲威胁着大声喊先吃早餐不然就把他的游戏光盘丢掉。

伍嘉成,你是被人控制了吗?

我的老父亲,泪痣里写满了心事。

我愿意放弃我的早餐,就算我快要饿死了。

郭子凡面无表情将焉栩嘉甩到那见色忘义并且狼子野心竟然拐走他弟弟的发小赵磊身上。

被虐狗以及饥饿带来的DEBUFF让郭子凡身上围绕着紫色暗黑气息,宛如行走的窜天猴。

直到在抽屉里发现包装精致的小蛋糕,连续一周都会出现在他抽屉。

眼睛环绕教室一周,女同学也是连续一周都是一副慈母的微笑。

锁定一个目标发射撩妹电波问道:“我知道你也知道,来说说小蛋糕是哪个学妹啊?”

只见一个MISS飘起,某个不想透露姓名的女同学气定神闲的吐出两字:“你猜?”

“不猜!”

他脾气古怪,有时候包容有时候你必须忍耐。

是否忘记不能轻易喜欢上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让他乱了方寸。

低头摆弄包装上的丝带任由其胡乱的缠绕在手指上,会是你吗?

 

“你要去瞄准,你要的人。”伍·老母亲·控制狂·嘉成摇晃着脑袋如此道。

 

 


02

我认识一个男孩他不是很有钱只是有点小帅。

在等待,有个人可以被他三千宠爱。

不需要很聪明,不需要很乖,但一定是他的最爱。

 

楼上刚坐下的夏之光打了个喷嚏。

肖德俊勾着他肩膀表示不是很懂夏之光这种鬼鬼祟祟的送早餐行为。

但他知道一举一动都在学姐们眼皮底下是多么危险。不由打了个冷颤。

“俊俊你很冷吗?”纯良如夏之光并不知道肖德俊看他的眼神里透出惋惜:“不冷。”

 

始于乍见的惊鸿一瞥,这场自认隐秘但世人皆知的暗恋摊开在阳光之下。

 



03

肖德俊认为夏之光那么傻如果自己不帮他一把,可能他的小哥哥毕业都不知道夏之光就是那个抽屉里的小蛋糕,并把自己过早夭折的萌芽彻底掐死。

对,他也喜欢郭子凡。曾经。

很久以前当然还不认识夏之光的时候。

肖德俊和郭子凡当过一阵子初中室友,重新分配宿舍之后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喜欢上了。

但,美梦幻灭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郭子凡很干脆摇头直言:“你不是我喜欢的那型。”肖德俊不依不饶地追问“那你喜欢什么型!”

可能多年以后肖德俊都无法忘记那天风吹起衣角在空中划出的线条。

郭子凡皱眉思索的模样。

还有手撑着下巴望向他的眼里蕴含着笑意并带着星光。

他缓慢的说:“像大白兔糖那样的人。”

 

 

心里依然纠结着那是什么样的人。

直到夏之光作为他们这届新生的学生代表站在台上发言。

肤白唇红,带着稚气未脱的软糯语调。

那一刻肖德俊心中的疑问瞬间找到答案,脱口“大白兔糖!”

一下吸引了周围的关注,他捂住嘴平复内心如同海啸奔腾并迅速淹没岸边吞没一切事物的震惊。

 

 

夏之光问过肖德俊为什么开学第一天他在台下对着自己喊大白兔糖。

肖德俊把头扭向窗户望着蔚蓝的天回避夏之光的问题,叹息:“这就是命。”

 

 


04

夏之光没事会找肖蛋蛋知心大哥哥谈心心聊聊天,已经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小孩子总需要倾述对象以及垃圾桶来倒青春期的悸动。

当然这次也是,只是这次的倾诉里多了一个主角。

夏之光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比他大一届。

知道他喜欢出校门50米左转15米的那间西饼屋,知道他喜欢点第三行排第五的小蛋糕。

知道他数学盲一旦涉及数学计算相关就会死机,懵逼状态直到被带飞。

知道他只是慢热不是盐,其实很粘人。

知道他有一只叫大宝贝的玩偶熊。

知道他跳舞的样子特别好看,而且很爱演擅长模仿。

所有关于他的一切他都知道。

 

料事如肖战,有些事情该发生还是要发生的。

作为一个自带幼师属性的男人他认为自己应该给韩沐伯打个电话。

例如开头就咆哮“完了,真要成亲家了,我们咋办?”

当然,肖战并没有。

因为他现在在很严肃的思考要不要告诉夏之光他现在这种状态。

含蓄点叫暗恋,直白点就是想约,然后有个学名叫爱情。

幼师先生保持着微笑但是快坚持不住体内要爆发的洪荒之力了。

彭楚粤要知道自己天真无邪的傻儿子恋上谷嘉诚家傲娇老大,肖战回想起曾经一度被尖叫鸡所笼罩的恐怖。

我绝对带着韩沐伯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肖蛋蛋,你要挺住。

 

为什么,夏之光没有意识到。

那颗掩埋在深处的种子已经破土萌芽,等待着下一次灌溉茁壮成长。

然后告诉他,小子,你恋爱了。

 

 


05

他舍得,舍弃自己的尊严与爱好。

男追男的游戏,一点都不害臊。

 

代云帆对肖德俊说:“俊俊,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俊俊。”

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微笑的肖德俊把一堆从姐姐那顺来的东西丢在夏之光的床上,随手抽出一条裙子塞进夏之光怀里推搡着他进了卫生间。

不知道折腾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代云帆无所事事地斜靠着床头半躺着玩手机同时用眼睛余光看着肖德俊拿着东西忙碌进进出出。

夏之光是死在卫生间里了吗?

肖德俊终于无法承受他的智障要痛下杀手了?

现在是要毁尸灭迹吗?

 

代代现在很方,于是他点开了微信给九头蛇发了一条语音。

 

当肖德俊一脸自豪且满足打开门,右手牵着一只白皙的手缓缓将人拉出来。

代云帆的手机掉落,身子不受控制滑落到地上,石化了。

 

将人推到镜子前,抚平被夏之光抓皱的裙角从后面揽住腰,将下巴抵在他肩上。

“我们光光真好看呢!”为什么感觉肖德俊的笑容很邪恶呢。

 

果然,俊俊并不是什么正经的俊俊。

代云帆艰难的打了一段字,发送。

 

 

当赵磊在广播台里打着拍子开始唱在这普通的一天,我穿着普通的鞋,很普通地走在这普通的街时。

郭子凡正在度过不普通的一天,不普通的早晨抽屉里消失的小蛋糕,以及不普通的午后面前拿着信的少女。

白裙子,长头发,略细长的眼睛闪烁着光,抿着嘴。

抿嘴表示三种意思。郭子凡如是想着。

眼神比划了下两人海拔差距,低头看了下少女的鞋子,平底。

郭子凡默默往后挪小半步才伸手接过她的信。

“学妹,有事吗?”

她摇头,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慌忙地在包包里搜刮,拿出包装一如既然精致的小蛋糕郑重的放在郭子凡手心。

“你不是我喜欢的那型。”开口播音腔的现代盐帝也是毫不留情呢。

肖德俊躲在离他们有点距离的树后无声呐喊:他就是你喜欢的型!口嫌体正直!死傲娇!有种别吃小蛋糕不噎死你!

代云帆努力的抱紧他就怕一松手肖德俊就控制不了自己迎头一轮暴冲三大板,啪啪啪。

 

气死俊俊了。

 


肖战伸手拍拍埋在自己颈窝的小脑袋“光哥,要放弃吗?”

摇头*3,搂紧幼师先生的小细腰。

那头作为夏之光亲哥的陈泽希恨铁不成钢的呼了肖德俊和代云帆脑瓜子几下。

不学好,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06

抽屉里的小蛋糕消失了,小蛋糕消失了。

忍受着女同学们每隔几分钟就忧心忡忡的看着他的抽屉,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文娱委员一张纸拍在郭子凡脸上就差没掐着脖子威胁他这次节目不能跑路。

“我也有我的难处啊。”他委屈的瘪嘴今天都没吃早餐真的要饿死了“听我的去了准没错!”明明在楼上的焉栩嘉在赵磊背后窜出来,吓人一跳。

郭子凡挑眉:“我拒绝”焉栩嘉笑的更加纯真大力拍拍他哥的肩膀“这从来由不得你!”

怎么感觉好像陷进一个阴谋似的。

 

陈泽希和夏之光带着自己组一路攻势凶猛,过五关斩六将闯进名单上算压轴的出场顺序。

上台前陈泽希捏捏夏之光的脖子示意他不要紧张,后者回了一个微笑心思却百转千回。

舞台灯光胡乱扫射音响被开到最大台下都感到鼓点带来的震动,随着旋律舒展着身体踏出有力的舞步,夏之光一反往常纯良的形象,伴着节奏随意的扯出一个笑容眼睛里满是侵略的气势,伸手放出一个飞吻撩的全场尖叫。

风格异同的两人默契的撩起台下,掀起了又一个高潮。

郭子凡与周围high到极致的人群形成强烈对比,他盯着夏之光在灯光下忽隐忽现的脸。

直到最后一个动作落地,夏之光越过人海与郭子凡目光直接对上了,伸手抹过嘴唇笑的戏谑。

对着他默默的念出几个字,郭子凡从夏之光开合的嘴型中试图看出他说的话。

开。合。开。

喜。欢。吗。

“喜欢吗?”郭子凡遮住泛红的脸故作镇定却手忙脚乱的可爱样子早就被看见了。

 

看夏之光在这边,而郭子凡在那边。

满心欣喜想将他捧在手心上面。

 

 

在走廊上狭路相逢,郭子凡目不斜视,夏之光装作视而不见。

两人擦肩而过手心被塞进带着某人手心温度的纸条。

夏之光没有回头而是将手插进裤兜,脑袋里浮现出初遇时郭子凡在雨中对他笑的那一瞬间。

 

 

 

07

避开所有人,紧握着彼此的手躲在某个角落。

在夏之光叽里呱啦说个不停或者什么都不说一直盯着郭子凡的时候,郭子凡就会瞪他一眼然后给他一个吻希望夏之光能正常点。

当然这除了让夏之光得寸进尺之外并没有其他作用。

 

如何判断吃货是否有喜欢人。

明明一瓣桔子都不愿给别人,可夏之光把整个桔子递到郭子凡手上。

郭子凡知道夏之光不止一次偷偷跑进教室往他抽屉里投食,还有那次他双手郑重的将小蛋糕放在自己手心,指尖紧张地颤抖。

一手攥紧桔子,另一只手勾住夏之光的脖子,郭子凡闭上眼仰起头将唇贴上夏之光的嘴角。

 

 

不再被动的等,送上嘴唇变成你的人。

 

 


08

谷嘉诚看着郭子凡一副紧张兮兮地样子护着身后小粤撒家傻儿子,感觉下一秒他的台词就是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谷嘉诚噗呲转头捂着嘴笑出声。

还没嫁就护犊子了,以后不给吃的死死的。

这不还没说话就被伍嘉成几巴掌盖在手臂上了“让你开门你吓小孩干嘛!我不打死你!”piapia的又补了几巴掌。

我的老父亲曾经还说过嘉成从来不打我。郭子凡小朋友猝不及防被虐了一脸。

夏之光露出甜甜的笑带着奶味“老谷嘉成哥,好久不见~”

 

 

夏之光小时候长的水灵,惹得很多宠然后把人宠大了连年纪比他小的都不由生出摸摸他脑袋的想法,而伍嘉成是除肖战外第二个最宠夏之光的人。

 

郭子凡压着夏之光的肩膀将他按到床上,脸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几个大字“不许给我扯犊子!说!”

“媳妇儿,你小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虽然我都喜欢。”夏之光眨巴着眼睛,伸手握住郭子凡的腰一瞬间逆转两人的位置。

 

陷进床被的郭子凡一脸懵逼,还有反射弧长这条我也喜欢。夏之光俯下身堵住身下人微张的嘴,你觉得彭楚粤白澍肖战养大的孩子会是真傻吗?

 

 

彭楚粤叹着气将头埋在白澍的肩上,白澍挺起身子手拍拍男人的肩背,耳朵贴着他脸颊说“彭彭,光哥不是小孩子了,让他试试呗?”将人拥进怀里,脑袋点了点。

 

就算有不安定的因素随时出没,他也能排除万难和他一起度过。

 

 


09

一场轰轰烈烈的暗恋演变成地下恋,跟耍流氓没有区别。

 

早早在前一个街口分开先后进的校门,郭子凡右手勾着嘉爷左手环着磊磊一副人生赢家的模样走在前面,后面是夏之光一只手抓着肖德俊外套的一角防止自己不看路摔跤,另一只手接过代云帆帮他撕开包装的三明治嗷呜咬了一口,陈泽希扑棱了他的头继续分解新的舞蹈动作。

 

表面是一副不熟的学长学弟,被问起也打太极把别人糊弄过去,只字不提心里一天都要念上几百次姓名的人。

 

偶尔忍不住在喧哗热闹的人流之间短暂勾过对方的手指,触碰一下又分开。

 

在学校东躲西藏寻找秘密基地,十指相扣,相视而笑。

 

夏之光最近经常干的事情就是在西饼屋等着第三行排第五个小蛋糕的主人。

郭子凡最近经常干的事情就是放学推脱各种邀约抛弃发小弟弟狂奔出校门。

 

 

他们俩是不是至今还以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一起?

 

 


10

郭子凡额头抵着夏之光额头,许下第一个承诺。

“我爱你,我在乎你。”

 

不管未来艰难嫌隙太多,只管现在能够相爱再说。

想一起完成的事情太多,就怕时间不够。

 

 

 

END


评论(17)
热度(85)
© RightTriang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