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everything you heard is true⊿

【光凡】食言

◈ 妈的智障 ¦ 含磊嘉

◈ 是一个很奇怪的故事,不可以嫌弃我,因为我不要脸。

◈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JPG

01

羡慕青岛比东北暖和比南方冷一点,并不是因为住在海边也不是因为喜欢海。

而是,郭子凡骨子里藏着一丝放荡的浪。

别人总说上了大学才会尝试一些以前不敢作的死,其实郭子凡是相信这句话的。

寒假归家的大学狗郭子凡很成功的点着两个发小的地雷。

赵磊,准高三毕业狗。

焉栩嘉,准高二小鲜肉。

凡凡心里苦,凡凡就要说。

“你们两个天天虐狗就算了!我难得回来连个抱抱都没有!嘉哥你天天陪着磊磊看风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你有陪过我看风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吗?磊磊你天天捧着嘉哥宠的就像你儿子一样你有当过我是你儿子吗?!”

郭子凡气的小脸通红,嘴巴撅的可以挂杠铃还手舞足蹈的自我加戏。

只见赵磊一加菲猫砸郭子凡头上直言从没郭子凡这种不要脸的儿子,焉栩嘉全身颤抖爆笑出声中间夹带着几句暴打小畜生。

看吧,其实时间没有带走你的挚友。

02

是夜,寒风呼啸,刮脸上感觉好像被人甩耳光一样酸爽。

赵磊和焉栩嘉中间夹着一个郭子凡形成一个”凹“字又慢慢消失在人山人海。

左拐右拐穿过不少大街小巷,直到某个门口停下了脚步。

“到了,我上次跟你说过伍妈他学长开的纹身店,虽然小贵不过但是比较卫生!你就别想随便找个地方给我乱来小心我不弄死你……”

焉栩嘉数落个没完一手推开缠绕着藤蔓的门。

抬头看着那一串不知道是沈膜东吸的英文店名,又瞅瞅那暗黑哥特风装修虽然很难忽视玻璃上挂着的HelloKitty,郭子凡还没思索完怎么反驳嘉哥什么时候越来越事儿妈就被赵磊架着胳膊抬进门了。

进去后一个穿着挺潮看起来凶凶的小哥捂着杯子回头看着进来的三个客人。

还没开始发问焉栩嘉就推着小可怜凡凡说“哥今天就你在啊?我发小要纹字你带他去挑字体!”

小哥回了句“没听到楼上声音吗你比我还熟呢自己去!我等下还有个要补色的没来,你们慢慢挑。”又背着他们窝进被稿纸包围的办公桌。

郭子凡又开始打量这个全黑的店了,外面看起来挺小的没想到是复式,旋转式楼梯的栏杆竟然还精致的雕着玫瑰和藤蔓,真有逼格。

楼上传来断断续续的纹身机的声音,吱吱的?郭子凡皱着眉仔细的挑着字体,毕竟要跟着自己一辈子的东西啊。

送走来补色的客人,小哥拿着刚转印出来的纹身图纸问郭子凡要纹哪的时候,郭子凡就看了下大小比划了一下

“左边锁骨下面一点吧。”

03

焉栩嘉左手抱着郭子凡的外套右手又拉着赵磊兴奋的嚷嚷着我要开阔眼界粤粤老不让我上去云云,尾随上楼。

上去郭子凡发现一个奶白色的少年就穿着件白背心抓着男客人小腿仔细的纹着复杂的图案。

他身上没有纹身。

郭子凡视奸完结论,他才没有看见白炽灯灯光打在那人头上的一小个光圈,没有看见低头后颈的弧度,没有用眼睛扫描那人身材,没有!

直到传来肩上酥酥麻麻的疼感,才让郭子凡神游中回来。

从肩头往里纹的时候,焉栩嘉睁着大眼睛好奇宝宝的问他感觉怎么样,疼不疼。

郭子凡扁着嘴只能说“麻麻的吧越往里越疼啊!啊!“

“噗!”奶白色少年被逗笑了。

郭子凡翻了个白眼并不知道哪里好笑,却不知自己的表情可爱的让人发笑只想蹂躏他。

04

其实不是很疼但是那种炙热停留在皮肤上挥着不去。

视线飘忽不定的盯着那个奶白色背影,从闷青色的头发滑落到下颚线条来到宽阔的肩胛滑到腰身再往下瞅修长的腿,身材偏瘦却有肌肉,白皙修长的手灵活的摆弄着机器,拆卸换洗,在眼里变成一帧一帧慢动作的电影一样。

那个凶凶的小哥提醒要在两个小时之后用水冲掉,保持干燥,等纹身结痂自然脱落,不许去抠那些痂。

郭子凡听的心不在焉玩着手指点点头,想着怎么形容这个凶凶小哥第一印象,眼前一亮,痞!

一只手夹着张黑色卡片递了过来,郭子凡望着手的主人没有接。

“注意事项里面都写清楚了,一个月之后要是掉色就微信跟我说来补色,你刚才加了我们微信了对不对?”

眼睛亮亮的鼻梁上有颗痣,说话会舔下嘴唇带点糯糯的奶音,最后还是不由分说的把卡片塞进郭子凡的手,带着他残留的温度。

05

看手机才知道已经凌晨12点多了。

企图躲在赵磊和焉栩嘉身后靠着两个大长腿挡住寒风,不料被两人暗算一人一边抓住郭子凡的手臂硬是让弱小的身板挡住两个大长腿,凡凡咬碎一口银牙,迎风流泪。

风儿无视衣服的防御,穿过皮肤肌肉绕过血管骨头直抵心底,拔凉拔凉滴。

凡凡心里苦,凡凡真想说。

今天是个人都欺负我。

赵磊脸色阴沉的看着站在床上扎着苹果头睡衣都没扣好的焉栩嘉抱着大宝贝威胁站在同一张床上裸着上身头发凌乱一手作势要掐加菲猫脖子的郭子凡。

重点是那张床属于赵磊,充满文艺气息每天都不能离开香薰机的少年,赵三石的,床。

最后他们的下场就是,赵磊长手一伸勾住焉栩嘉禁锢在怀里使其反抗不能活生生的溺死,一屁股坐在郭子凡身上用枕头抽打直至抽死。

焉栩嘉&郭子凡,卒。

当然郭子凡最后也没有听话的按照卡片说的两小时后去冲洗掉纹身上残留的血迹体液和药膏。

06

毕竟郭子凡刚上大学而且长得也是亭亭玉立,呸,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所以除夕夜忙成狗,大年初一忙成狗,大年初二忙成狗,大年初三忙成狗。

大年初四爆发小宇宙,自己把自己关禁闭了。

年后好不容易返回现实世界的郭·谁也不能阻止我打游戏·死宅·子凡终于想起审视自己的纹身了。

房间暖气充足随意把衣服一扒露出蜜色的皮肤,拨弄一下头发凑近镜子打量纹身恢复情况。

眉头皱成井字,算一下时间也快一个月,这掉色是睡觉无意抓的还是衣服刮的?

郭子凡:一脸懵逼。

第二天晃悠到附近想着直接去补了然而没有开门但是贴了电话,打过去是正忙。

【什么时候上班?想来补色】

躺在床上发了个微信就睡觉的郭子凡并没有看到对面飞快的回复。

【明天可以啊】

【晚上】

对面一直没等到回复,也只能把手机搁置收拾工具准备关门。

清晨天灰蒙蒙,窗外大爷大婶吆喝着卖早点,郭子凡睡眼惺忪在床上打了个滚后打开手机。

【今天晚上是吧?我昨天下午过去没开门。】

对面无回复。

后来天气突变下起雨,本来约好焉栩嘉出门最后演变成两个人盖着被子一起看鬼片,直到亲爱的来催吃饭的顺便拎走嘉哥的磊磊上门。

郭子凡放了一次飞机。

07

那么冷还下雨的天为什么还要想不开的跑出去是此刻三个人想法,共同的。

今天纹身店好多人,推开门的郭子凡是这样想的。

奶白色少年从楼上探出头看着郭子凡问了句是来干嘛的,郭子凡只能厚着脸皮说来补色的。

”今天人太多了,没时间“伸了个懒腰今天只有自己一个人,楼下还坐着四个在挑图的妹子,实在抽不出空啊。

不知道为什么郭子凡觉得有点生气还有点烦躁。

”我昨天没来“

”你也说昨天没来啦“

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郭子凡怂了一边说明天再来一边退出门外,拽着不知所云的两人飞奔而去。

郭子凡被放了一次飞机。

接到电话的时候,郭子凡和他今天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非要出门吃日料的老爸齐齐坐在回转寿司店里比拼着谁叠的碟子高。

他一边听着话筒那边的那人带着奶音解释今天有客人预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定,到时如果时间够就过去不够就明天早上或者晚上约个时间过去。

感觉到对方似乎斟酌了几次词语,小心翼翼的询问他的意见,怎么有种我欺负人的气息。

郭子凡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愉快的回复道”看你什么时候弄完我再过去吧,实在不行就明天“

挂了电话才想起来:奇怪,他怎么知道这个号码是我的?

郭子凡被放了两次飞机。

晚上十点多,手机闪了几下,手机戳开发现是微信有人找。

【你现在有空吗?】

郭子凡翻了个正宗粤式白眼,我有病大半夜出门吗?

【我在家了 明天吧】

【下午可以吗?】

【行,几点】

【3点】

【OK,我三点到】

【好的】

互相放飞机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把被子蒙脸上陷入沉睡,不知道会梦见谁。

08

手机响了有一阵子,手胡乱的在床上扫过又扫过,铃声像催命一样催促着郭子凡快点接电话。

眯着眼接通,舒服的趴在被窝里把手机盖在耳朵上。

”喂~ 谁啊?“ 带着刚睡醒独有的沙哑鼻音,比平时说话软了不少像是在撒娇一样。

”我们约了几点的?“那边的人声音也像是刚睡醒,奶音变得带有磁性应该可以说是性感吧。

”三点啊?“郭子凡其实还没睡醒,脑子是一团浆糊但还是能条件反射的回答问题的。

”要不改五点吧,你睡多一会我也睡多一会“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人打了个哈欠。

”好~那就五点,五点见~“睡得迷蒙的郭子凡并不知道他表现是在撒娇,他的确在撒娇吧啊?

郭子凡,怎么那么可爱。

挂了电话,凡凡又陷入美梦,另一头的那人却在床上打滚亢奋的快睡不着了。

郭子凡几乎是踩着点到店门口的,但是,扑空了。

哦。

咬牙切齿的拨通电话,却收到对方奶声奶气的道歉和解释,因为要顺路送个人回家,并且体贴的告诉郭子凡附近有家不错的甜品屋,他大概十分钟就到。

哦。

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小爷勉强原谅。

点了杯奶盖坐在人家店里的沙发上点开龙王三太子的群咆哮,爷又被放飞机了。

那两人除了幸灾乐祸和秀恩爱虐凡凡之外,一点卵用都没有。

就在要气吐血的时候救世主的电话来了。

郭子凡拿起自己的奶盖,脚踩风火轮的往外面窜。

推开门就见救世主今天穿的巨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和人约会。

但是他却伸手拉开郭子凡的衣领,凡凡一脸懵逼的被迫露出了大半肩膀。

亲?一上来就那么劲爆?

办公桌后面吃着酸辣粉的妹子目瞪口呆状。

只见他拿手蹭蹭锁骨下的纹身,郭子凡被冰的抖了一下。

”有几个掉色了,是不是用手抓了?“

不要用那么黄暴的动作附带那么正经的台词啊!

妹子心理活动简直响的不能再响然而当事人却并不知道。

妹子心里苦,妹子就要说。

”要补赶紧上楼,别再瞎我钛合金狗眼了,宝宝还想吃酸辣粉。“

郭子凡很后悔没带焉栩嘉出门,现在手足无措站着看那人准备工具。

好方。

那人回头看到郭子凡还站着就招呼他脱鞋躺床上,给他补色。

乖乖躺平拿着手机继续在群里1V2的抛垃圾话,然而却在针刺入表皮的瞬间哗啦啦发了一串乱码。

为!什!么!那!么!疼!

郭子凡表面一脸镇定但是手指已经不听使唤的在群里尖叫各种巨疼。

不过习惯了倒是可以接受这种疼,又飘忽着眼神看低着头工作的人。

太近了吧。郭子凡不由的咽了口口水。

都可以闻到那人身上的奶香味,嗯?奶味?

楼下突然就有人喊”光哥!泽希呢?“

”泽希去新店了!“头也没抬就回了句。

上次给自己纹身的那痞小哥叫泽希啊,人看起来粗犷,起码下手是温柔的。

郭子凡这一刻从没如此思念泽希小哥。

就这样默默无言的补完色,又被叮嘱了一次注意事项。

郭子凡就一直盯着他。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郭子凡心里问那人。

最后连再见都没说就下楼走了。







09

拿着早就冷透的奶盖,觉得左肩像灼伤了一般无名火蔓延到胸口锥心蚀骨。

你我本无缘……

”子凡!“

郭子凡笑了,眉毛皱成八字眼睛都眯了起来,张开手转身被人抱在怀里,整个人沉溺在奶香味里。

”光哥你输啦!我要吃小蛋糕!“笑嘻嘻的揽着那人脖子,在奶白小脸上啵一个。

”好好好“说着把脸埋进郭子凡的颈窝,深深吸了一口气,好想你啊。

我和纹身师小哥互放飞机相爱相杀的第五天,终成眷属。

郭子凡上了大学后作的第一个大死就是:他找了个男朋友。

舞蹈系,在彭楚粤的纹身店打工,叫夏之光。

还有,郭子凡是表演系的。

赵磊和焉栩嘉看着这对神经病一样的情侣,妈的智障。

10

我们仍未知郭子凡左边锁骨下面的纹身是什么。


END


评论(11)
热度(102)
© RightTriangle | Powered by LOFTER